• 她,终落下粉黛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1

    于他,只浸欢情

    ?

    这些,都不说给他听,关于旧家乡,以及旧家乡里荒荒的草。

    于他,只浸欢情。

    因这欢情有时,因这时候日单薄,以是,粉黛和脂粉都给他,她要让这浸了檀香的欢爱一柱一柱的燃起来,管它灰烬多少,管它青烟多少,尽管袅袅升腾,尽管旋绕灿灿的香暖。

    她要以粉黛起风情,再以妖娆醉胭脂。

    她要,凝霜,缀露。她要,半清茶,半烈酒。她要,一袭风雨,一袭温存。

    她等于要如许,以没法转头的姿势去往他的盗窟,再看他怎么落下那盏威威凛冽的旗。

    ?

    2

    他以半是草寇半是王的姿势危坐

    ?

    他的盗窟,炽热,动荡,有着凛冽,有着风情,有着即便千万种柔情也没法围绕的壮阔。

    他,和他的盗窟,即便站立其上,即便倾尽一切,亦是只能以没法落入怀抱的领有而领有。

    然而,他的盗窟,合着她的意。

    她看到,他在那里,以半是草寇半是王的姿势危坐。

    ?

    3

    除新生,再无他途

    ?

    那一刻,她,终为他落下粉黛。

    那座盗窟,今后,风起,云起,尘烟起。

    那,寂静的小镇,繁华的世事,蓝色的枯草同样的情怀,以及一切旖旎的行走,都与她无关了。

    她,将安扎于这座盗窟,如雪,落入泥土,除新生,再无他途。

    ?

    4

    任他,掠去胭脂

    ?

    却不知,他的盗窟,可禁得住那些不断传来的世外的烟雨?又可禁得住这漫漫而起的妖娆风度的残褪?

    不知,那因一时迷失而落下的情能否还会有闲愁?往后又怎么去寻得归处?又怎么去消耗随日渐深远的时日而来的常日。

    又不知,这些风华,几时衰败,几时残褪。

    目下,满地的风,都已起了,她只能随漫漫的烈风,卷入他的领地。

    那末,目下,只能,任风起,任风一日一日剥去朱颜。任他,以爱的表面,日日夜夜掠去胭脂。

    ?

    5

    她要在这冶艳的旖旎里以香软栽种难过

    ?

    不要他的全国,只需他的半壁山河。

    只需那个间或回眸的浅笑,哪怕隔着万重烟水,隔着一壁青山。只需一次浪费,哪怕用这倾情抵一世的独吟浅唱。

    她已起头在这冶艳的旖旎里以香软栽种难过。她已起头以回望的姿势心疼这半繁荣半妖娆的沉陷。

    ?

    6

    尽管以微浅笑,来跋涉他的山河

    ?

    这些,都不说给他听。

    只背对着他,将泪洒于琴曲。

    这琴曲,哪管是谁在唱起,又是谁在谛听,哪管是谁的风月,又是谁在挑逗,哪管是谁的心殇,又是谁在沉迷。

    尽管谛听尽管醉,尽管以微浅笑,来跋涉他的山河。

    由于此生,她只能醉了本身,却不克不及醉了他的山河。

    上一篇:屈原吃披萨

    下一篇:这些阵子,总为思想所左右